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第一重装 > 第654章 为他们搏命

第654章 为他们搏命

昆仑星,鹰首高地。

杰彭人高达两个机甲师的兵力已经全数放上战线。

留于阵地上阻敌的青年近卫军机甲不过数百台,分布在以01号高地为首的8个高地上。

一波又一波的机甲群,正在向各高地发起冲锋,各高地上的防御地堡努力的喷吐出火力,将其中许多气势汹汹的杰彭机甲给击毁在冲锋的路上,不断的有机甲冒出可怕的弧光,然后爆炸。

但杰彭人仿佛已经知晓对手的心思,为毕功于一役,进攻的无比坚决,更多的机甲又会循着前面残骸的路线前进,直至再次被厄运饕食,步上被摧毁的后尘。

陆地机甲作战,在拥有完善的防守工事面前进攻的一方会遭遇更大的损失,这是基本常识。只要指挥官足够清醒,一般会努力拔除那些防御火力点后再进行集团冲锋,但是这些杰彭人的机甲群,并没有因为巨大的损失就停止,像是疯了一般。

还停留在阵地上努力射出离子炮的青年近卫军们看着不断逼近的杰彭大军虽然脸色惨然,知道最后的决战时刻终究是要到来了,但目光还算镇定。

当指挥部的命令一下来,他们就知道,自己的命运已是注定。就像是导师在战术战略课上曾经教导过他们的一样,为将者必须得有一颗冷静至残酷的心,在必要的时候,必须舍去一些人才能保护更多的人。

做战棋推演的时候,他们这些学生们并不觉得那有多艰难,毕竟那只是数字上的减少,但当来到战场,尤其是当自己变成那一批必须被舍去的数字的时候,他们才知道什么叫冷静至残酷,那种感觉,是课堂和训练场上永远也学不到的经验。

然而,更残酷的是,他们必须还要迫使自己接受成为弃子的命运,因为他们知道,身后就是学院,身后就是更多的学弟学妹们,若他们不用努力给他们争取时间,他们恐怕连布置最后一道防线的时间都没了。

就算用命填,这道防线,也必须坚守半个小时以上,这是最高指挥部的军令。

位于01号高地上的指挥中心依旧在,也留有指挥官,虽然他的身边仅仅只有两个机甲护卫。

目前的最高指挥官是王柏勇上校,做为高地上后勤中心的负责人,老王拒绝撤出指挥中心,用他的原话说:“老甄已经战死,但他说过,我的学生大部都已经战死,现在该我上了,而我的学生大部都还留在这片阵地上,那我这个导师,就要和他们在一起,无论生死!”

于是,一个已经不需要指挥官的战场上,留下了一名指挥官,一名未来或许能在他擅长的科学领域大放异彩的年轻科学家。

在未来的时间里,很多人对长孙雪晴同意王柏勇留下的命令甚至王柏勇自己的请求大为诟病,认为一名科学家对于联邦未来的作用将远大于他在战场上奉献自己的生命,这是个巨亏的买卖。

但长孙宏对于王柏勇的行为却是大加赞赏,他的一番话极为发人深省:在战场之外,人们可以用对联邦创造的价值去衡量一个普通士兵和一名科学家孰轻孰重,但在战场上,没有士兵和科学家或是其他什么家之分,他们只有一个共同的名字-----战士;是战士,面对敌人,就得拿起手中的枪,干掉敌人,或者自己战死,如此而已。

王柏勇的留下,极大的激励了这些清誉军事学院或者说是西南联邦最优秀的一群青年的士气。他们是弃子,亦是昆仑星这个大棋盘上的最后一子,虽是死地,但无论谁想吃下他们,都得付出足够的代价。

所以,当杰彭机甲即将冲入防线的前一刻,他们发起了反冲锋。

他们必须要在杰彭机甲的速度彻底提升之前,同样保持高速。

杰彭人的炮火同样可怕。

一台台的机甲,在反冲锋的途中被打爆成一支支火炬。

“老三,要是老子先走一步!你记得到时候给我狠狠的捅他们的定眼儿!”

“放你吗的屁,勇哥,这种事老子可不会做,我只会戳爆他们的机甲舱!要做你亲自做!”

“嘿嘿。。。。。。”

但很快被称作勇哥的机甲师就无法回应他了,因为冲入杰彭机甲群的那台唐武士机甲在连斩两台天丛机甲后,就被一台偷袭他的鬼切机甲由背后戳进机甲舱,离子刃从胸口透出,不受控制的机甲颓然跪地,然后,猛然自爆,巨大的爆炸把刚刚得手的鬼切机甲巨大的身躯都炸飞十几米,头具碎裂,两个机械臂彻底断开,没有被击毁也算是彻底废弃。

收回热泪盈眶的目光,被称呼为老三的年轻人死咬着牙关,身旁,身后,尽是己方机甲,和他一起并肩着冲入杰彭机甲群!

面对这一切,位于指挥中心的王柏勇已经是双目通红,布满血丝。

他何尝不知道,如果依旧选择在阵地上进行反击,伤亡率会大大减小,但当那些犹如巨浪般袭来的杰彭机甲群攻上阵地,失去速度的己方机甲将会彻底占据劣势,尤其是巨大的兵力差之下,想坚持半小时无疑于痴心妄想。

他们必须反冲锋,哪怕是战损巨大,也必须将杰彭人机甲的速度给压下去,让他们先承受不住伤亡后退,哪怕是退后五分钟呢?所以,每个高地上的指挥官都在合适的时机选择毫不犹豫下令反冲锋。

那些机甲,顶着炮火,像是扑火的飞蛾,向杰彭人黑压压的机甲群冲去。

他们中间的许多人,都没有机会冲入对手的战阵,刀枪都还没来得及举起,就被生生打爆了能量护罩,然后,在已经微黑的夜空中爆炸成炫目的光华。

但,无人后退,公共频道中响彻的是:“向前!向前!干掉杰彭人!”

在那些飞蛾扑火般的反冲锋中,王柏勇摆正军帽,反身登上自己的机甲,合上自己的头盔面罩后做出最后的指示。

“我的学生们,你们已经知道,第一舰队背叛了联邦,他们引来了杰彭人,而杰彭人则希望攻陷我清誉军事学院,给予我西南联邦千千万万在前线的军人们以心理的重创,我们或许无力阻止无耻阴谋的得逞,但我们可以用事实告诉整个星空,我联邦之军可以败,但绝不会屈服。这一次,老师或许没能站在你们之前引领你们,但老师,将会跟上你们的脚步。我命令,全线反击,不留余力!”

“人民英雄纪念碑上的先烈在看着我们!”

“随我冲!”

“联邦万岁!”

各台机甲里,士兵们大声的呼喊着自己尽可能知道的口号,满含热泪的大笑着,机甲不断加速,加速。与敌偕亡的加速,这样在他们被击毁的时候,残骸仍然具备巨大的动能,可以承托着他们的意志和灵魂,向杰彭机甲群撞击!

王柏勇看着这一切,鼻腔有忍不住汹涌落泪的酸楚,此刻的他只有一种观感,那就是骄傲!

为自己的学生们骄傲,也为自己骄傲。

是的,在这场战争中,有的人背叛,为了个人利益不惜带着敌人捅进自己祖国的心脏;有的人退却,不惜将战友的后背留给敌人;但至少,在这片战场上,他的学生们,不仅仅只经受住了来自于死亡威胁的考验,知道自己已经犹如弃子被断尾求生的指挥部丢在这片战场上,却依然没有放弃自己在长孙清誉将军的雕像下立下的誓言。

无论何时,他们都会为脚下的这片土地,为生活在这片土地、星空下的人们,战斗到底。

除了骄傲,再也没有任何词语可以表达此时已经开始在战场上飞奔的王柏勇心中的自豪。

正如他自己,不过是区区中级三级机甲师,却依然要追随着自己学生们的脚步,扑向汹涌的敌军机甲群一样。

鹰首高地,已经到了最后的时刻。

眼见着各处阵地上的西南联邦机甲冲出阵地,悍然而坚决的发出绝望的反冲锋,位于战场后方的宫本刚俊美至妖异的脸上露出一丝冷然,“真以为这样就能阻挡我大军之路拖延时间?也真是太小看我杰彭精锐了。”

而后,轻轻拉下面罩,发出指令:“全军,有进无退,退后者,斩!”

随着阵地最后方伴随着宫本刚的机甲营开始向战场方向前进,杰彭人的总攻也开始了,他们亦投入了自己最后的力量。